最近机场常见到它们,有情况!

摘要: 想听故事,进来瞧…

11-14 12:58 首页 比特网


点击“戴尔企业级解决方案”快速订阅



2016年6月,

4名竞标者不断地加价、再加价,

价格从100万美元一路飙升超过300万美元。

最终,在46次报价之后,

巴菲特慈善午餐拍卖的价格突破新高,

达到了345.67万美元。

以三个小时的午餐时间计算,

和巴菲特吃一顿饭,

每小时大概需要115万美元,

于是有媒体惊呼:

巴菲特的一小时,价值超过百万美元!


也许有人要惊呼,这是不是全球最值钱的一小时?很遗憾,这并不是,早在1981年,管理学大师彼得·费迪南德·德鲁克(Peter Ferdinand Drucker,即彼得·德鲁克)就创下了被称为“(管理战略咨询)世纪一小时”的200万美元一小时的纪录。


当时,刚刚执掌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将他的挚友彼得·德鲁克请到通用电气在纽约的总部,问到:“我如何拯救通用电气?我又该如何领导我的公司?”后者问了自己的老朋友两个问题:“如果公司现在没有进入某个商业领域,今天你是否决定进入?如果你的回答是‘否’,你又会怎么做?”


此后,杰克·韦尔奇开始在通用电气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转轨战略的指导下,通用电气关闭了大量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并确保了“使用业务必须处于同行业第一或第二,否则就要被整改、出售甚至关闭”的核心战略(即数一数二原则)得以100%执行。


此后,从1981年韦尔奇就任总裁到1998年,GE各项主要指标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在此期间,GE的年收益从250亿美元增长到1005亿美元,净利润从15亿美元上升为93亿美元,而员工则从40万人削减至30万人。到1998年底,GE的市场价值超过了2800亿美元,因此,杰克·韦尔奇被管理学界称为“再造了一个新的通用电气”。


创造Predix

GE时隔三十五年的又一次转型


2015年,在杰克·韦尔奇退休十五年之后,通用电气(以下简称GE)开始了新一轮的业务融合与组织变革,公司现任CEO 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宣布,GE将剥离大部分金融业务,结束公司多元化发展的历史,更加专注于高端制造业——在GE 120多年(GE成立于1892年)的历史中,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即使是在杰克·韦尔奇时代也没有被放弃,杰夫·伊梅尔特认为,“作为动力涡轮机、喷气发动机、火车机车和医学成像设备的制造商,通用电气也许开始需要将亚马逊(Amazon)和 IBM 视为竞争对手。”


于是,GE开始了公司历史上又一次重大的变革,以实现工业数字化为目标,将IT基础设施、云计算、大数据及数据洞察、软件、物联网等技术融合到GE的高端制造业中,从传统制造业,走向数字化、现代化的高端制造业——这一战略在不同的国家和企业有着不同说法:比如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德国的工业4.0和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但内核概念是完全一样的。


时隔三十五年,GE开始了又一次事关公司存亡发展的变革,那就是数字化转型,但与1980年代的杰克·韦尔奇所遇到的问题不同,摆在杰夫·伊梅尔特面前的不仅仅是管理问题,还有越来越复杂的“需求-生产-销售”问题:用户所需要的产品越来越多样化、产品的功能越来越多元化、定制化生产越来越普遍化,不仅如此,整个工业界都必须要面临数字化的革命:制造设备开始使用自动化的机器人、销售方式也开始被电子商务“侵入”、即使是工业设备也被客户要求有更多的数字化管理和运维能力——“通过物联网将高度信息化管理、高度数字化设备,以及人工智能相连接,实现虚拟-现实融合,提高实时人机协同效率”,这句对工业4.0的描述只有几十个字,做起来却非常之难。


杰夫·伊梅尔特,面对的是“管理方式 + 业务形态 + 客户需求 + 数字化技术”四件事情合而为一的问题,“制造业向服务型转型”已经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事实。


“卓越工厂”“数字化服务”是杰夫·伊梅尔特制定的GE变革战略重点,一方面是提高资深的数字化设计、生产、销售效率;另一方面,是着力为全球用户提供能够实现数字化转型的产品能力与服务平台——这就是Predix,一个工业大数据分析和物联网PaaS平台(GE也将它成为PaaS操作系统)。


Predix是一个集数据收集、数据分析和数据存储三位一体的“运营平台”,它不仅能实时监控包括飞机引擎、涡轮、核磁共振仪在内的各类机器设备,同步捕捉它们在运行过程中高速产生的海量数据,还能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和管理,做到对机器的实时监测、调整和优化,从而提升运营效率。除此之外,Predix还提供安全的数据存储环境,确保在各种云环境中都能与各种应用实现无缝操作。


通过Predix,一方面GE提高了产品科技水平,实现了销售产品向销售服务的转型,另一方面GE实现了整个传统业务范围的外延,由发动机等传统工业领域延伸至智慧城市、大数据等数字工业领域。


以Predix为基础,GE不仅实现了“虚拟-现实”的设计-生产融合,通过数字化机器设备与软件数据合二为一,为创造了智慧机器、智能工厂,更随着Predix上大量由第三方开发的全新应用程序问世,将激活超过2,25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工业应用市场,而Predix也成为GE在创建工业领域云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产品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年收入40亿美元的目标。


Predix创造了新GE

谁支撑了Predix?


支撑Predix的,是戴尔科技公司的Pivotal Cloud Foundry(PCF),这是一个全面的原生云平台,该平台通过一个集成的应用程序框架、平台运行时和基础设施自动化,统一了软件交付流程,现在包括对Spring Cloud服务、Microsoft Azure、.NET应用程序、Docker镜像,以及应用程序生命周期管理的扩展支持。


利用Pivotal Cloud Foundry,GE Predix可以实现与传统业务开发模式完全不同的基于云原生的应用开发部署能力,进行跨边缘和数据中心的快速数据采集、管理、分析,为实时人机协同和智慧生产提供可靠地支撑。


一方面,Pivotal Cloud Foundry可以使开发商快速地将物联网资源迅速转化成新的生产要素,迅速开发出云、大数据乃至工业领域使用的应用软件,加速制造业智能升级,优化产业结构,这产生了惊人的效果:在Predix上线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依靠Pivotal Cloud Foundry所提供的能力,Predix平台上已经开发了250多个制作业应用。


另一方面,Pivotal Cloud Foundry作为Cloud Foundry这一成功的开源生态的商业版本,同样受益于后者庞大、专业、活跃的开源生态,因此可以集合整个生态环境的智慧,有助于GE产业上下游优质资源凝聚整合,帮助GE工厂与车间向数字化工业领导者转型,开拓新的业务增长空间,由发动机等传统工业领域转型至智慧城市、大数据等数字工业领域。


不仅如此,Pivotal Cloud Foundry一直走在PaaS生态环境技术的前沿,不仅对大数据、物联网、微服务/容器等技术有着良好的支持,也在人工智能领域吸纳了大量的代码、技术和框架,因此,Pivotal Cloud Foundry支持Predix可以充分运用人工智能等新的科技在提高科技水平、实践高端科技的同时,通过全业务流程数字化提高效率,实现从销售产品到销售服务的转身,由提供传统服务转为提供多元化服务。


以Predix为核心的GE数字化业务,在“卓越工厂”“数字化服务”战略的引导下,在短短两年半的时间里(自2015年起)已经获得了众人瞩目的成绩,并且与电信运营商、以及270家包括IT服务供应商、咨询公司、工业企业在内的合作伙伴展开合作,预计到2020年,GE基于卓越工厂的数字化业务营业额将达到150亿美元。


从制造+金融的产融结合,到聚焦高端制造业,再到数字化和将制造业转变为服务业的GE,谈起这一次GE的数字化转型,杰夫·伊梅尔特是这样说的:“我所做的一切,包括产品和技术的研发都是长周期投入,不等上个10-15年都不会知道结果。”


杰夫·伊梅尔特知道,这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过程,却也是“全球的趋势和GE依然能够处于领先位置的原因”,他特别强调:“全球化、科技化和新商业模式的脚步不会停歇,GE也会不断地发展演变。”


只是这一次,杰夫·伊梅尔特没有办法再拨打彼得·德鲁克的电话,而他找到的合作伙伴,是戴尔和Pivotal Cloud Foundry,一家科技领域“全球最大的创业公司——戴尔科技。



关于GE数字化转型故事

精彩尽在【2017戴尔科技峰会】

8月30日 · 上海世博中心



相关文章导读

↓↓↓

如何留住那个你最爱的人?

穿越2030:与H.G.Wells的对话

求道,在青藏高原第一块高尔夫球场

八月,一场强数字科技风暴登陆上海!

【2017戴尔科技峰会剧透】吹响“万物互联”集结号

【2017戴尔科技峰会剧透】中国智造=人工智能+制造

【2017戴尔科技峰会剧透】智能制造在“希望的田野”上

【2017戴尔科技峰会剧透】读懂滕泰,就读懂了供给侧改革和数字化转型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


首页 - 比特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