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十一我要租个男朋友才敢回家?|当所有人都问你“怎么还不恋爱”。

摘要: 原地不动,也是在朝前奔走。

11-09 08:24 首页 曲玮玮

VOL.572




微博@曲玮玮

希望我们永远不会走散。


一。


朋友结婚,我去做伴娘了,吃饭的时候被全桌人追问,为什么还没找男朋友。


或许是作为情感博主的身份,天天在书写爱情,案例写得多了,心里对感情反而有洁癖。对另一半的期待值太高,高到现在的我,其实都配不上他。


我有一个年长我不少的朋友,感情空窗了很多年。


有一天聊天,我突然憋不住跟他讲了几句,大意是,其实很为他的现状惋惜,看似世俗人追求的一切你都有了,唯独缺一份爱情。


他说,世人总是这样,当看到一个人其他方面几乎无缺憾,唯独爱情有空缺的时候,就会唏嘘感叹。潜台词是,当你把那么难的东西都争取到了,找一个爱人,岂不是顺水推舟的事。


大家总把爱情想得太过简单,心想只要标准降低一点,弯下身来,爱情岂不是俯拾即是。


但纵使标准降低,不爱就是不爱,又怎能骗过人心呢。

  




二。


聊聊三体吧。


几年前创投圈几乎逢人必聊这本书,“商业上的降维打击”成了最重要的议题之一。那时候我匆忙看了这本书的第一部,望着剩下的大几十万字望洋兴叹,就搁置了。


最近终于废寝忘食,完整读完了三体。读完慌忙给身边的朋友安利,结果让我颇为得意,粗略讲完三体里的几个概念和思想实验,好几个朋友决定在接下来的国庆节腾出时间,安心把这部大部头读完。


很多前辈说,一个不会写小说的作家称不上真正的作家。我大概是同意的。“虚构”是作家最可贵的能力,当你能构建一个新的世界观,新的文明,那你就是造物主本身。



最近网上有句颇为流行的话,来自吃瓜群众们,叫“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但事实上,好多一流作家就是在远离都市的地方过单调的生活,比如刘慈欣。


智子、黑暗丛林法则、二向箔、水滴攻击……抛开这些情节,我印象更深的,是其中的人性,特别是面壁人罗辑的命运浮沉。当人类需要他的时候,他被捧成了人类领袖,当他帮助人类取得和平后,人类又对他产生忌惮,控诉他握有权力,有可能成为独裁者。当人类彻底进入短暂的安逸期,人类反倒认为罗辑曾经拯救地球的行为使得另一个星球遭受毁灭,认为他是最大的杀人犯,他因世界毁灭罪被逮捕。当之后三体人又入侵地球,人类却又一次把他拥护为领袖……


可能人性的一部分,就是如此的恐怖,如此见利忘义。


其实我一直坚信,在太阳系乃至银河系之外,一定存在着大量高级文明,甚至他们正在对我们进行监视。甚至太阳系可以瞬间变成一张平面的纸,一切灰飞烟灭。突然觉得死亡不那么可怕了,死亡只是把身体里的元素重新交还给宇宙,这些物质原本就属于宇宙。

 




三。


最近又很羞耻地重温了一部剧,叫《十八岁的天空》。


那时候保剑锋真的很帅,每天早上往瓶子里丢一枚硬币的动作竟然也没有很中二,如果我是他的学生一定会发疯地爱慕他。


那时傲娇闷骚家境又好的校草石延枫,喜欢蓝菲林却连手都害羞不敢牵,只是目光远远地望着她,只是翘课帮她去要偶像的签名,只是在她父母离婚痛哭流涕时给她擦一擦泪,告诉她“如果你想找人倾诉你可以找我,我随时都有时间”。


不像现在的偶像剧,动辄高中版霸道总裁开着奔驰车就进了学校,动辄就为女主角承包了整片鱼塘。



这部剧没有做爱没有堕胎没有凶杀没有任何狗血剧情,但我偏偏能记住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唐宋、徐天祥、汪晨、武厉平……恍惚以为他们就在我身边。


看这部剧的时候我还在小学,那时候看完我拼命想长大,长大成高中生,那就可以顺理成章拥有一个像朋友一样的酷酷的老师,偷偷给喜欢的男生写小纸条,可以被男生送回家,毕业前在黑板上骄傲地贴上自己的理想。


但最后不知道,是青春欺骗了我,还是我辜负了青春。


看这部剧时,觉得十八岁离我很远。今天再重温,同样觉得,十八岁离自己很远。


不重要了。


 

马东说,中国有个成语叫刻舟求剑。哪怕我们对这个成语再熟悉,也会忘记,自己也非常容易成为那个人。我们知道自己在一条船上,却很容易忘记自己也在一条河上。


原地不动,也是在朝前奔走。


又能留住什么呢。


  GoodNight  

-

给大家安利我和好朋友倾力打造的新号,

曲和和。

我喜欢的电影和剧集都在这里,

新剧测评,冷门推荐,再也不用担心剧荒了。

愿你在别人的故事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人生。


点个赞,愿你爱的人也正好在爱你。


首页 - 曲玮玮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