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第一古惑仔”竟然不是非洲狮!

摘要: 《狮子王》里的“蓬蓬”也来看热闹了。

11-09 16:02 首页 上海自然博物馆

都说狮子是万兽之王,无论走到哪里,脸上都自带“闲杂兽等退让”的气场。


可有一个地方,有些“兽众”并不是很给它们面子。


没错,这个地方就是非洲。



在上一期的非洲动物专题中,何博士带领大家认识了生活在林地草原和河岸边的各种非洲羚羊们。


而这一次,我们将一起继续在这里探索野兽们的家园。在那些高大的猴面包树后,还隐藏着哪些大家耳熟能详的著名哺乳动物呢?


巨大的猴面包树


让我们首先回到水岸边。这里除了各种成群结队活动的食草动物外,我们偶尔也能看到一些落单的动物,就像下面这只非洲野牛。↓↓↓


一只落单的老年非洲野


非洲野牛又叫非洲水牛,英文名是African buffalo。它们成群结队地生活,是典型的群居动物。


这样落单的情况说明这是一只年老或受伤的个体,已经无法再跟随家族的步伐,所以选择在距离水源地最近的地方活动。


成群生活的非洲野牛


据说非洲野牛是非洲伤人最多的动物之一。


受了伤、落单的壮年非洲野牛个体以及带着小牛的母牛尤其具有攻击性,当地人总说遇到它们远比遇到非洲狮这样的食肉猛兽更加危险。


一只带着小牛的非洲野牛正在观望


不过大多数时候,它们遇到陌生来客会保持观望,不会轻举妄动。


虽然牛多力量大,但也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做牛原则。与它们保持一定距离,大家都会相安无事。


藏匿在草丛中的非洲野牛群体


而在草丛周遭,时不时还会有几只非洲疣猪(Phacochoerus africanus)迈着轻快的步伐飘然而过。


“飘过”的非洲疣猪


非洲疣猪(Phacochoerus africanus,英文名是Warthog。没错,它就是《狮子王》里“蓬蓬”的原型。


非洲疣猪的脑袋很大,能占到体长的三分之一左右,形象十分卡通。当跑起步来,尾巴还会习惯性地向上竖起,看上去更加滑稽可爱。


一只健壮的雄性非洲疣猪


非洲疣猪有四颗巨大的獠牙,尤其以成年雄性疣猪的上獠牙最为突出。


它们的獠牙从上颌长出后弯曲向上生长并向鼻子处急弯,再配合着背部和两颊上长着的灰色鬃毛,造型可谓狂拽酷炫。


一对非洲疣猪夫妇


它们之所以被称为疣猪,是因为它们的眼部下方有一个疣状突起,在挖土取食时,这些突起有助于保护眼睛。


相比雄性疣猪,雌性疣猪的体型略小,而且獠牙也小许多。它们最大的区别是雌性疣猪比雄性少一对靠近嘴后方的疣。


非洲疣猪的生活环境


讲了那么多,说起大家最熟悉的非洲食草动物,估计仍然是斑马和角马,谁叫它们是纪录片里非洲狮捕食的主角呢。


尽管它们的主力种群生活在东非的大草原上,进行着年复一年的大迁徙,但在这里也能找到它们居留的身影。


斑纹角马


角马名字里虽有个“”字,可人家是地道的牛科动物,确切的说应该叫角马羚,也是广义上的羚羊。


从前,人们认为世界上只有斑纹角马(Connochaetes taurinus)——也称蓝角马或细纹角马(Blue Wildebeest)和白尾角马(Connochaetes gnou)——也称黑角马(Black Wildebeest)两种角马。其中后者不迁徙,生活在非洲南部。


卢乌乎河边的一只斑纹角马


不过随着人们对角马了解的深入,有的科学家认为斑纹角马的几个不同亚种,其实应该进行进一步的拆分。它们之间的外貌差别很小,不过生活状态真是大有不同。


其中的西非角马(C.t.mearnsi)选择大迁徙,是东非大迁徙主角;白须角马(C.t.albojubatus)部分迁徙;黑尾角马(C.t.taurinus只做短距离迁徙尼亚萨兰角马(C.t.johnstoni目前是否长距离迁徙还不明确。


而生活在南非的这个亚种则被称为C.t.taurinus,它们只会小范围地转移自己的栖息场所。


平原斑马


至于这里真正的马呢,当然是斑马啦。虽然我们都习惯将这类黑白条纹的动物叫做斑马,其实这也只是一个通称。


世界上现存的斑马共有三种,它们是分布广泛的平原斑马(Equus quagga)、仅分布于非州西南部的山斑马(Equus zebra)和仅分布于东非的细纹斑马(Equus grevyi)。这三种斑马在黑白条纹上就有很多差别。


平原斑马母子


虽然斑马和家马看起来只有颜色的差别,不过作为非洲的“特产”,它们却从未被人类驯化过。


在奇蹄类动物不断衰落的地质历史现实下,平原斑马到目前为止仍然作为种群数量最大的奇蹄类动物存在于世。


隐秘在林间的平原斑马


虽然在我们眼里,同一种动物长相都差不多,但是仔细看看,每只动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哦


比如说下面这几只平原斑马,是不是一眼就能分辨它们的样子了?

平原斑马大头像的区别


相对于那些成群结队的食草动物,在这里,食肉动物的行踪十分诡秘,而且大多在夜晚活动,例如下面这只小心翼翼的犬科动物——黑背胡狼(Canis mesomelas),英文名是Black-backed Jackal


夜幕中的一只黑背胡狼


那些更加顶级的捕食者例如非洲狮、斑鬣狗、豹就更不容易遇到了,不过它们的脚印还是比较明显的。


非洲狮的足迹


斑鬣狗的足迹


至于我们的近亲——灵长类动物在这里有两个最主要的代表,那就是喜欢在地面活动的狒狒和喜欢在树冠活动的绿猴。


其中狒狒这类动物可谓极具非洲特色,在分类上是灵长目猴科猕猴亚科的一个属(Papio)即狒狒属,目前一共有五种。


山魈Mandrilluss phinx)和它的近亲黑面山魈(Mandrillus leucophaeus),以及上一期我们提到的BBC纪录片《非洲》的封面动物——狮尾狒(Theropithecus gelada),都算广义上的狒狒。它们基本都只生活在非洲大陆。


一群怡然自得的豚尾狒狒


对于真正的几种狒狒,它们的生活区域相互分隔。生活在非洲南部的是豚尾狒狒(Papio ursinus),英文名是Chacma Baboon。


狒狒与其他猴子最大的区别就在那张脸上。头部粗长,吻部突出,再加上小小的耳朵,突出的眉弓,深陷的眼窝,总给人一种凶猛的感觉。


的确,狒狒敢于在猛兽林立的非洲大陆的地面生活,没有点战斗力怎么行。当然,更多时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一只夺路而逃的豚尾狒狒


作为喜欢集大群地栖生活的高等猴类,狒狒们的社群生活十分严密,有明显的等级序位和严明的纪律,其中雌性狒狒对后代的哺育也是颇为用心。


怀抱幼崽的雌性豚尾狒狒


相比于地面上的狒狒,绿猴属(Chlorocebus)的猴子们更符合我们对猴子的印象——喜欢在树上待着。


所以在树林较多的克鲁格国家公园里,我们能找到不少绿猴。


躲在树上的一只绿猴


这种绿猴(Chlorocebus pygerythrus)的英文名是Vervet Monkey。


由于在非洲生活着许多种绿猴属的动物曾经都被归为一种Green Monkey (Chlorocebus sabaeus)。所以,包括Vervet Monkey在内的数种绿猴直到现在都没有标准的中文名称。那么我们还是直呼它们的英文名比较准确。


一只好奇的Vervet Monkey


绿猴类的猴子尾巴很长,这也是对树栖生活的一种适应,因为在树间进行跳跃时更容易保持平衡。


当然,待在树上也不是绝对的,好奇心强的小家伙有时候也会忍不住下树来寻觅有趣的东西。


一只下了树,颊囊里还塞着食物的Vervet Monkey


当然,最后出场的是非洲大陆最有代表性的明星物种——非洲草原象。


作为陆地上现存的最大动物类群,非洲象一直是野生动物的象征。而它的大耳朵正宛如非洲大陆的轮廓一般,真是一个完美的巧合。


一只成年雄性非洲草原象


动物分类学总是日新月异地发展着,所以我们习惯上称呼的非洲象,现在也不再是一个物种的名称了,而是一个属——非洲象属(Loxodonta)。


林地中的非洲草原象


它们被拆分成了两种,一种是我们熟悉的形象,即习惯在草原上漫步的非洲草原象(Loxodonta africana),还有一种是生活在非洲中部热带雨林区域的非洲森林象(Loxodonta cyclotis)。


相比而言,非洲森林象体型略小,象牙短而直,耳朵呈现圆形。


非洲草原象特写


不过在克鲁格国家公园,林地里的大象仍然是非洲草原象。


虽然它们是草原象,但也不仅仅只能生活在旷野草原之中,它们同样喜爱干旱的林地环境,我们还体验了带着小象的象群一起赶来的场景


真正有机会目睹这样的巨兽在你身边经过,绝对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震撼与激动。


非洲草原象象群中的小象


而看着它们与你擦肩而过,人类和野生动物相互之间没有杀戮、没有敌对、没有抵触的感觉,着实让人心生温暖。


在这样的非洲大陆,大自然千万年来几乎在没有人类干扰的情况下运转、循环、往复,而这似乎才更是地球与生命的意义所在。


希望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美好,能够在我们的世界中永存!



听了何博士对非洲野生动物的分享,是不是感觉意犹未尽呢?


下一期,何博士将继续带着我们走进非洲,离开巨兽带来的震撼,去寻觅那些容易被我们所忽略的身影们!


文中未标注照片均由作者提供,版权归其所有。



本文为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tougao@sstm.org.cn。


首页 - 上海自然博物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