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替身不好当!

摘要: 做人替难,做动物替也不容易啊~

11-10 15:11 首页 上海自然博物馆

都知道演艺圈里替身多~


小编深深觉得替身难当啊!(近日读明星替身故事有感)


在动物圈里,也有很多明星是有替身的,比如这位↓↓↓


刺猬:“有人模仿我的脸,有人模仿我的面,还有人模仿我满身的刺尖”。



这个替身不简单


针鼹和刺猬外貌相似,但习性特征大不相同。


刺猬的刺是骨质刺,呈锥形,牢牢地长在身上,而针鼹的刺是由毛发进化而来的,并没有牢牢地长在身上。


刺猬VS针鼹

图片来源:pixabay


当敌人来袭时,聪明的针鼹首先想到的是拔腿就跑,以惊人的速度掘土为穴,把自己埋藏起来。


躲闪不及时的时候,它们就会像刺猬那样迅速将身体蜷缩成球形,让敌人难以下手。


蜷缩的针鼹  图片来源:https://baike.baidu.com


如若敌人步步紧逼,它们就会使出杀手锏:将带有倒钩的针刺飞速射向敌人体内,让敌人闻风丧胆。(刺猬可做不到~)



没有牙齿的针鼹“巧舌如簧”


刚成形的针鼹宝宝有一颗小尖牙,在出生后不久便脱落了,从此成为了一名无“齿”之徒。


但针鼹极其灵活的舌头已经替代了它没有牙齿的缺憾。


针鼹宝宝  图片来源:http://news.hexun.com/


针鼹的舌头长达30厘米,非常灵活,可以随着蚁穴的弯曲而拐弯追击逃跑的蚂蚁。舌头的黏液有利于黏取蚂蚁。


针鼹舌头的弹性也很强,能够快速伸缩(100次/分钟),依靠口腔顶部和舌头背面硬硬的部位将食物碾碎后吞咽而下。(吃货都有灵活的舌↓↓↓)


动物界的吃货“老司机”们


针鼹凭借“嘴长”、“舌长”的特征成了吃货界的“老司机”之一。


(前方道路畅通无阻,老司机开始飙车!↓↓↓)



它们每天要用18小时来回徘徊18公里寻寻觅觅找吃的,一天下来,可以吃掉上万只蚂蚁,简直就是为“吃”而生的!

针鼹吃起来还挑三拣四的,相比蚂蚁和成虫,它们更加偏爱白蚁和虫卵,因为这些食物不能被消化的外骨骼成分少,吃起来既Q弹又营养,还有利于补充水分。


蛋白质丰富的白蚁 图片来源:http://bbs.mzsky.cc


然而在早春时节,它们刚刚从冬眠中苏醒,体内的脂肪消耗殆尽,就会先选择脂肪含量较高的蚂蚁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



求偶的趣事


五月来了,针鼹们又到了交配的季节了。难道它们不怕被扎?


看来它们真的不怕扎  图片来源:http://www.bbioo.com


起初,雌雄针鼹会分泌一种液体,出洞后擦在地上,散发出类似麝香的气味,吸引异性的关注。


接着,雄性针鼹便会组团上演求爱仪式,鼻子对着尾巴,在雌性针鼹身后排起长龙,宛如一列“毛球火车”。


这个求爱仪式将持续1个月,雄性针鼹一次次地掉队重排,直到雌性针鼹准备好进行交配。雄性针鼹接下来便围着雌性针鼹挖一个小坑,在坑里互相打斗争夺交配权。



这可不是在交配哦,这是食物掉进了下面的针鼹身上  图片来源:baidu.com


看来在自然界讨个老婆也不容易啊!


当然,也有个别“心机雄鼹”会趁雌性针鼹冬眠之际,偷偷潜入它的洞中与之交配,当雌性针鼹醒来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就“喜当娘”了!



针鼹确实有点“LOW”


针鼹的化石可以追溯到1500万年前,是哺乳动物进化树中最原始、最低等的类群之一。


行走的针鼹  图片来源:Sir Makes A Lot / youtube


它们没有肛门、尿道、产道之分,只有一个三孔合一的泄殖腔,被称为“单孔类”动物。也就是说,无论是大小便还是生宝宝,都是用同一个器官进行的。



针鼹是个全能妈妈


一般来说卵生的动物不需要母乳的喂养,而针鼹妈妈既靠下蛋来繁衍后代,又靠哺乳来喂养后代,还靠育儿袋来抚育后代。


针鼹妈妈怀孕21-28天后便产下硬币大小的软蛋,并将其放入育儿袋中温暖孵化,7-10天后针鼹宝宝便破壳而出。


针鼹卵  图片来源:http://tech.ifeng.com/a/20170919/44689934_0.shtml


针鼹妈妈没有乳头,而是在育儿袋里有块“牛奶斑块”会分泌乳汁,让宝宝睡睡舔舔快速成长,直到6个月后离开妈妈的温暖怀抱独闯天涯。


不论是我们熟知的刺猬还是经常作为它的“替身”存在的针鼹,在自然界中每一个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生命,我们应该学会尊重和善待每个生命。



参考文献:

[1]英国DK公司.DK儿童动物大百科[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3,239.

[2]Mound,L等.DK生物大百科[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220-221.

[3]微博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1ef0a630102vd2e.html

[4] 物种日历https://www.guokr.com/post/757290/


鸣谢:本文由何鑫提供科学指导。


本文为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tougao@sstm.org.cn。


首页 - 上海自然博物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