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削阶级生活糜烂,还是劳动阶级光荣

摘要: 剥削阶级生活糜烂在从前,工人阶级劳动光荣是今天

12-12 08:50 首页 ArtBank

施邦鹤 

版画家,油画家,毛笔画家

作家,诗人,书法家

《胡子伯伯》(散文)


剥削阶级生活糜烂在从前

工人阶级劳动光荣是今天


      我有个表伯伯,赵姓,小时候我们都叫他胡子伯伯。我们姐妹弟兄都喜欢去他家里做客。胡子伯伯家就住在长江路上。院子前面是黑乎乎的煤基店,穿过店堂后面院子里堆满了煤屑,许多工人坐在地上用木槌打煤基,満脸尽是黑灰,只有眼白在闪着熠熠的光,这些工人里也有胡子伯伯的太太,我们叫她表婶,还有表婶的弟弟学敏及夫人。

      胡子伯伯坐店堂里是开票收钱的出纳,他身体很差,有肺结核,不停地咳嗽,手中总是捧着个吐痰的渣斗。两撇小胡子精致地嵌在唇上方,镜片后的眼睛很是慈祥。

      表婶是位胖胖的女人,嗓子尖锐宏亮,见到我们一家子便从地上站起来,招呼我们走进院子后面他们的住房。屋子不大,屋后还有一个小院,院子里养了几只红红的火鸡。

      屋里有一架教堂外形的落地唱片机,我对这台机器十分的好奇。音乐声音大小就决定于你打开它上面几扇窗户。床前还有一架木制风琴。地上铺着一小块彩色的地毯,墙上镜框里挂着他们家里的一些照片。

      胡子伯伯夫妇俩没有生育,领了个儿子叫小宝,小宝胖胖的,吃的穿的都颇讲究,让我们羡慕的是他拥有许多的玩具。小宝比我们小几岁,算起来现如今也有五十开外了。自从1965年胡子伯伯老两口相继过世,长江路早已是面目全非了,我们与小宝的联系也就中断了。

      1949年以前的胡子伯伯家就住在这里,前面的煤基店是他们家原有的私宅。当年这条叫作"国府路"的长江路半条街据说都是他们家的资产,胡子伯伯是个大资本家。对私改造后,没收了这些靠"剥削"得来的资产。赵老爷和赵太太被安置在这个用他们家私宅改造的叫作"为民煤基店"里做出纳员和打煤基的工人师傅了,属于地方大集体企业性质,赵老爷和赵太太自此成为了光荣的劳动人民一分子了。



不想长大的孩子们都会按阅读原文

 

 

 


首页 - ArtBank 的更多文章: